五福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福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07:23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有一些人会说,您提到要防止对美国误判,会有点软。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1级英语系学生孟繁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袁南生的这场对话,不仅是一对一的访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本来就在纠结,研究生是出国还是留在国内读。现在考虑到疫情的影响,以及中美两国的外交争端,您认为这个时间段是出国还是在国内读研更好一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也有。这一届美国政府的组成,第一,是商人政府,里面很多人是做生意出身的;第二,有很多骨子里反共的右翼人士。疫情来了之后,他们找到这么一个机会,以此说事。“封城”这些行之有效的方法,都被贴上了“威权”的政治体制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完全赞成这种说法,因为我们的时代还是和平发展的时代,体现在三个没有——没有世界大战,没有世界革命,没有共同的敌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,国家利益不能简单等同于民意。民意的任何承载者、任何提出者、任何表达者,他的处境、教育背景、知识结构、看问题的深度,都不可能比专业的外交人士看得更深、更全面,这就决定了外交应该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,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。您是否觉得,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远程请到了他的几位外交学院 “院友”,还有一位在旧金山伯克利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,袁南生曾做过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总领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